Posted on 發表迴響

鬼滅之刃 栗花落香奈呼 【只要有契機,人心就會綻放】

Facebooktwitterpinterestby feather

鬼滅之刃 栗花落香奈呼 つゆり かなを

鬼滅之刃 香奈呼

【栗花落香奈呼】是【蟲柱、胡蝶忍】的繼子,在動漫劇情中與炭志郎考試選拔,並成為當次考試通過的其中五人。

鬼滅之刃 香奈呼

一開始,的我們看到【香奈呼】,可能會覺得,應該只是可愛但不會有太多戲份角色,

而她精彩的部分確實是到了漫畫後期才開始精彩。

【香奈呼】的第一次出場

鬼滅之刃 香奈呼

在【那田山】劇情篇中,【忍】與【義勇】得知需要前去那田山支援,而在劇情後段,由於【忍】要毒死是”鬼”的彌豆子,但被【義勇】擋了下來,但【忍】只是輕輕說道不是只有我要殺她哦,而【忍】說的不只是她,指的就是【香奈呼】。

而【胡蝶忍】的詳細介紹可以看這篇文章哦

 

鬼滅之刃 胡蝶忍 我曾深信,幸福的道路會永遠持續下去,直到被破壞了,才知道這份幸福如履薄冰

鬼滅之刃 香奈呼

【香奈呼】追殺著正在逃竄且揹著彌豆子的炭志郎,然後【香奈呼】就從天登場並踹倒炭志郎,正當【香奈呼】準備拿刀揮向彌豆子,炭志郎使出僅存的力氣抓住的披風,並將【香奈呼】拉倒在自己身上,隨後炭志郎叫彌豆子趕快跑阿,正當炭志郎還在叫彌豆子跑時,【香奈呼】用她的美腿將炭志郎敲暈,並馬上前去追彌豆子。

鬼滅之刃 香奈呼

【香奈呼】拿刀砍向彌豆子,而彌豆子將身體縮小,並開始瘋狂逃竄,【香奈呼】心想:

“只顧逃跑,且不打算攻擊我…,恩算了,我只要遵從指令就好了。”

鬼滅之刃

隨後,鬼殺隊總部透過烏鴉傳遞那田山所有成員,

“將炭志郎,頭上有燒傷的炭志郎,與彌豆子,嘴上含著竹同的鬼”彌豆子”,立刻帶往鬼殺隊總部。”

鬼滅之刃 香奈呼

而也因為如此,炭志郎與彌豆子被強制帶回鬼殺隊總部,這也使得【香奈呼】停止了攻擊。

從這一段我們還不能確定【香奈呼】有如何的實力,因為此時的炭志郎已經是重傷,他連逃跑都已經困難重重了,所以他只有被【香奈呼】挨打的份。

“上博客來購買鬼滅之刃”


【蝴蝶屋】香奈呼與炭志郎和豬雷隊友的訓練

鬼滅之刃 胡蝶忍

由於【那田山】劇情,這使得炭志郎一夥受到重傷並需要休養,【忍】提議將他們帶回蝴蝶屋,修養之後並進行訓練,【忍】表示很高興要訓練所有人。

鬼滅之刃 香奈呼

而被”隱”帶走的炭志郎,進入蝴蝶屋之後,第一個遇到的人便是【香奈呼】,”隱”詢問【香奈呼】是否可以進屋,【香奈呼】只是微笑著,”隱”沒有得到答案,但也不知是否再開口詢問,

是後面蝴蝶屋的”小葵”,將炭志郎引導至休息室,而炭志郎只是轉頭看著,那不說話的少女,【香奈呼】

 

而豬雷隊友已經在蝴蝶屋休養,【忍】很高興,不久後便提議那麼趕快來進行訓練吧。

鬼滅之刃 胡蝶忍

而雷隊友是重傷,所以他晚所有人一天的訓練。

而炭志郎與豬隊友結束第一天的訓練後,他們非常疲倦的回到修養區,雷隊友看到兩人非常震驚,他害怕明天訓練的到來。

隨後到了第二天,雷隊友與其他二人一起參與訓練,而訓練項目其中為(躲迷藏)以及(反應訓練),

(躲迷藏)

就是抓到對方,應該不用我在敘述了。

 

(反應訓練)詳細為

(茶杯裡有藥水,因為要相互往身上潑藥水,要是在自己茶杯之前,被對方壓住茶杯的話,那麼茶杯就不能再動了。)

其中【香奈呼】也有參與兩項訓練。

鬼滅之刃 香奈呼

而聽完所有規則的雷隊友,把炭志郎與豬隊友拉出去狠狠斥罵一頓,這部分我【胡蝶忍】的文章有提到,不過這部分再拿出來說好了~~~

鬼滅之刃

雷隊友表示

“如此天堂的事情(訓練),你們卻擺出像是在地獄的表情。

光是一個女孩子,就有兩個大歐派,兩個大屁屁,兩條大腿,只要擦肩而過就能聞到香香的味道,只要能盯著他們看就是一種享受了。”

 

而隨著訓練的進行,炭志郎始終都是被潑水跟戰敗的,而豬隊友與雷隊友可以贏過不少人,

但是儘管他們在怎麼做,沒有人能贏過”不說話的”【香奈呼】,

鬼滅之刃 香奈呼

不管是(捉迷藏)又或是(反應訓練),沒有人能抓到【香奈呼】也沒辦法阻止【香奈呼】潑藥水。

 

鬼滅之刃
炭志郎與豬雷隊友感嘆,明明都是同期通過考試,為甚麼會差這麼多?

“上博客來購買鬼滅之刃”


豬雷隊友受到【香奈呼】的打擊

 

而後,豬雷隊友受到【香奈呼】強大的打擊,放棄了繼續訓練,

鬼滅之刃 香奈呼

只剩下炭志郎持續去訓練,

炭志郎開始思考,到底哪裡不如香奈呼】了,然後蝴蝶屋的孩子跟炭志郎說道:

“你可以試著全天使用(全呼吸),這樣你就會有所成長”

炭志郎驚訝到,他光是要(全呼吸)一陣子都會很痛苦了,何況一整天,包括睡覺的時候,

而蝴蝶屋的孩子們說道:
“有人已經可以做到了,像是柱們以及【香奈呼】

蝴蝶屋的孩子們也提議炭志郎可以吹葫蘆並提到:

“【忍】當初訓練【香奈呼】的時候都是透過吹葫蘆】

炭志郎雖然對於這樣的訓練表示震驚,但仍持續努力著。

鬼滅之刃

過了幾天的訓練後,炭志郎成功地將葫蘆吹爆,

鬼滅之刃

並與【香奈呼】挑戰捉迷藏,這是炭志郎第一次抓到【香奈呼】的手。

而在(反應訓練),炭志郎透過全呼吸與【香奈呼】打的平分秋色之後,

在最後炭志郎成功地將藥水拿起,正當要準備潑向【香奈呼】時,

炭志郎停止了動作,炭志郎意識到”藥水很臭,潑在【香奈呼】身上很不好”

鬼滅之刃

於是將茶杯,放在【香奈呼】的頭上,也正是這時候,炭志郎在這部分有了成長。

恩…不只是實力增強了,搭訕女孩子的能力也提升了。

“上博客來購買鬼滅之刃”


好~我知道你看到這裡一定很不爽,你不是說這篇文章是要介紹【栗花落香奈呼】嗎?


怎麼我都在講炭志郎訓練的事情?我現在是在騙觀看及點閱嗎?

恩……如果各位有看描述,我們不難發現,【香奈呼】在前段部分幾乎沒有說話,

他都只是靜靜的看,並默默遵守命令,而這一點,

正是要引導志【香奈呼】的介紹,而接下來我要帶大家認識【栗花落香奈呼】,她寡言背後的故事。

 

【栗花落香奈呼】寡言背後的故事

 

【那曾是餓著肚子,難過空虛,痛苦寂寞的日子】(本段為外傳第四篇。)

鬼滅之刃 香奈呼

 

【香奈呼】從小遭受許多迫害,她透過自己的視覺能力,躲避了每一次家暴的攻擊要害,

才得以活到現在,就連生活貧窮被父母賣掉的時候,我也沒有難過,因為【香奈呼】不敢輕易表達自身的情感。

 

而在一次,奴隸販將【香奈呼】帶去散步時,遇到了【香奈惠】與【忍】,

【香奈惠】說道:

“那孩子怎麼了?是罪人還是怎麼了嗎?”

鬼滅之刃

 

奴隸販說她很髒,而且有可能會逃跑,

【香奈惠】不顧奴隸販並詢問這位孩子的姓名,奴隸販不悅地回答道:
“這傢伙沒有名子,她父母沒有取,夠了吧,可以離開了吧。”

鬼滅之刃

正當奴隸販的髒手要碰到【香奈惠】時,【忍】將奴隸販的手彈開並警告:

“請不要碰姊姊”

鬼滅之刃

奴隸販說要跟這小鬼講話就花錢買她吧,於是【忍】很霸氣的表示:
“好啊,那我們買了這孩子。”

鬼滅之刃

【忍】將錢灑在奴隸販的臉上,並隨即跟著【香奈惠】拉著這位孩子一起逃跑。

鬼滅之刃

【香奈呼】在這一天,時間開始運轉了…

“上博客來購買鬼滅之刃”


【栗花落香奈呼】成了蝴蝶一家人

鬼滅之刃 胡蝶忍

【忍】表示擔心地說道:

“姐姐不行啊,這孩子完全不行,不說點甚麼她甚麼都做不成,就連吃飯也一樣,如果不叫他吃飯,她就一直不吃,儘管肚子一直叫。”

鬼滅之刃

【忍】再次憂心道:

“不會用頭腦思考的孩子,是很危險的,沒辦法獨自一人啊。”

鬼滅之刃

在一旁的【香奈惠】開心地提議,那麼,當她一個人的時候,就用扔硬幣的正反面來決定吧,

【忍】仍不放心,但【香奈惠】卻很開心地說

“不用想得那麼嚴重啦,你看【香奈呼】多可愛呀~~~~。”

鬼滅之刃

【香奈惠】:

“只要有契機,人心就會綻放,沒事的,

哪天,有了喜歡的男生,【香奈呼】也會改變的哦~~~。”

“上博客來購買鬼滅之刃”


炭志郎一夥即將前往下個目的地

 

時間拉回蝴蝶屋,此時的炭志郎一夥即將前往下一個目的地,炭志郎開始與在蝴蝶屋的所有人道別,便找到了【香奈呼】,炭志郎很開心地和【香奈呼】說自己即將前往下一個目的地,

並稱讚【香奈呼】明明是同期生,卻已經是柱(忍)的”繼子”,

【香奈呼】只是靜靜地看著炭志郎微笑,炭志郎想說點甚麼,

鬼滅之刃

不過又將話吞進去了,直到【香奈呼】拿出在口袋的硬幣,並將硬幣扔向天空,硬幣隨之落在手上,被手覆蓋的硬幣出現的是”裏”面,

鬼滅之刃

【香奈呼】開口了:

“我只是按照師父說的去做,你不必向我道謝,再會了。”

鬼滅之刃

 

炭志郎表示震驚,她…終於開口說話了。

炭志郎問那是甚麼

【香奈呼】只是回答,再會了,炭志郎不放棄,繼續追問,那是硬幣嗎?
有表裡兩面呢,並問道為什麼要扔?

鬼滅之刃

【香奈呼】回答道:

“如果沒有收到指令,就靠著個決定,剛才我用它決定是否要和你說話。”

“再會了~~”

 

炭志郎在追問,為什麼不自己決定?

【香奈呼】說道

“因為一切都無所謂了,所以自己才決定不了。”

鬼滅之刃

炭志郎說:
“我覺得這世上沒有什麼是無所謂的哦,香奈呼的內心的聲音肯定不夠強烈,

恩…雖然遵從指示也很重要。”

鬼滅之刃

炭志郎提議:

那個可以借我嗎?

【香奈呼】表示錯愕,並同意了炭志郎。

鬼滅之刃

炭志郎活潑地說道,就用硬幣決定吧,【香奈呼】感到疑惑地說道決定什麼?

鬼滅之刃

炭志郎將硬幣擲向天空並大聲說道

“【香奈呼】從今之後是否遵從自己心理的聲音。”

 

“表面,就表面吧,要是是表面,【香奈呼】從今天起就要隨心所欲地活。”

炭志郎大喊道

炭志郎差點沒有接到,但也因為如此,炭志郎的背擋住了,硬幣擲後的瞬間,這使得【香奈呼】沒有看到硬幣表裡兩面(由於【香奈呼】視力很好)。

鬼滅之刃

炭志郎將手掀開,硬幣呈現的是表面,炭志郎表示開心地跳了起來,並握住【香奈呼】的手說道:

“【香奈呼】心是人內心的原動力,心的強大是沒有界線的。”

炭志郎隨後便離開並準備下個旅程,【香奈呼】表示錯愕地問道:

“為…為甚麼你可以扔出表面?”

 

而炭志郎回頭並燦爛微笑地回答道,

“是偶然,而且就算扔出裡,我也打算一直扔出表面。”

鬼滅之刃

炭志郎隨之離開,留下的是一位原本沒有的”心”的少女,

 

原先的【香奈呼】,兩位姊姊的關愛,使她的時間開始運轉,

現在的【香奈呼】,一位少年的熱情,使她的”心”開始悸動。

“上博客來購買鬼滅之刃”


【上弦之貳、童磨】與【栗花香奈呼與豬隊友】的決戰篇(前)

建議先看【上弦之貳、童磨】與【胡蝶忍】的決戰,再來繼續閱讀會比較理想哦~~

鬼滅之刃 胡蝶忍 我曾深信,幸福的道路會永遠持續下去,直到被破壞了,才知道這份幸福如履薄冰

 

 

【香奈呼】闖進了,【忍】與【童磨】的決戰場地,此時【童磨】正在吸收【忍】,

【香奈呼】原先想要攻擊阻止,但被【忍】的手勢阻止了,隨著細刀從【忍】手中滑落,

【香奈呼】憤怒地拔刀衝向【童磨】,

鬼滅之刃 香奈呼

【香奈呼】使用了呼吸

【花之呼吸、肆之型、紅花衣】

鬼滅之刃 香奈呼

【童磨】快速地閃避,並嘲弄道:

“正忙著吸收呢,請你不要砍過來。”

鬼滅之刃 童磨

【香奈呼】很憤怒,但她沒有往前,【童磨】表示稱讚,【香奈呼】並沒有受到挑釁,【童磨】驚訝道,

“這麼短的時間【忍】就把我的能力告訴你啦,真厲害,雖然都是白費工夫的。”

鬼滅之刃 童磨

【童磨】舔著【忍】的髮式說道,

【今晚真是個不錯的夜晚,上等的美味一個接著一個過來。】

而隨後,【童磨】感受到一個氣息的消失並說道:

“疑?莫非猗窩座死了?”

猗窩座的詳細介紹你可以看以下這篇文章

鬼滅之刃 猗窩座 上弦之叄 殘酷的他背後有著什麼樣的故事…?

“不過已經死掉也無法知道啦”

【童磨】始終訕笑地說道,並詢問站在對面女孩子的名子

“你叫做什麼名子啊?”

鬼滅之刃 香奈呼

【香奈呼】回答道

“我是【栗花落香奈呼】,是【胡蝶香奈惠】與【胡蝶忍】的妹妹”

 

【童磨】表示疑惑:

“但是你們的肉質上感覺不一樣呢~~~”,

“哎呀~沒關係,反正年輕女性的肉體都很美味拉。”

 

隨後【童磨】再次拿猗窩座開玩笑,並表示道:

“嗚嗚,猗窩座可是我很好的朋友。”

【香奈呼】則說道

鬼滅之刃 香奈呼

“夠了,你不必再滿口謊言了,你沒有感到悲傷吧,絲毫沒有。”

(以下全文字,或是你可以看影片。)

“你的臉色絲毫沒有變化,”最好的朋友死了”但你卻沒有任何憤怒或是悲傷的現象。”

“鬼的血液和人類是一樣循環的,所以臉色會變化,臨死前,【香奈惠】說她很同情你。”

“因為你甚麼都感受不到吧”

 

“人類是能夠感受到喜悅、悲傷、憤怒以及另任顫抖的感動,你都無法感受到。對吧?”

 

“但你非常懂得說謊,懂得掩飾,為了掩飾自己毫無波瀾的內心,

佯裝歡顏,假充悲痛,對你來說任何情緒你都感受不到吧。”

【香奈呼】嘲笑地對【童磨】說道

“你究竟為什麼來到這個世上的。”

 

【童磨】拿起扇子遮住了自己的臉並說道:

“至今為止,我和許多女孩子交談過。”

【童磨】放下了她的扇子:

“但像你一樣壞心眼的,我第一次遇到,為何要說這麼過分的話?”

【香奈呼】很厭惡地說,

“我恨不得砍下你的頭,送你下地獄,你還是早點死吧,畢竟你活得一點價值都沒有。”

 

轉瞬間

【童磨】移動至【香奈呼】的背後,並用金扇揮砍【香奈呼】,【香奈呼】趕緊將頭往下,並順勢連帶攻擊,將【童磨】的腹部砍傷。

【童磨】接著使用血鬼術,這使得【香奈呼】跳開了【童磨】身邊,而連帶的【童磨】發現,

她並沒有吸入我的血鬼術,就算手勢是不要吸入,但戰鬥也多少會吸入,【童磨】表示:

“這孩子或許比剛剛的那個柱(忍),還厲害。”

 

【香奈呼】表示

“無法抑制地毛骨悚然,如果不連指尖都繃緊,立馬會全身顫抖。”

“和這傢伙相比,至今遇到的所有鬼如同嬰兒。”
“多虧這份憤怒,我才能夠站穩腳步。”

 

“簡直無法接受,有生以來第一次承受這種暈眩的感覺,這感情超越了憤怒,是憎恨。”

“可惡,竟敢殺了我的姊姊。”

【香奈呼】使用了呼吸,

【花之呼吸、伍之型、無果芍藥。】

 

【童磨】笑著稱讚並接著回擊:

【血鬼術、枯園垂雪。】

【香奈呼】接著呼吸

【參之型、獄影梅】

 

而此時,【童磨】意識到【香奈呼】如此厲害的原因是因為”眼睛”,【香奈呼】的觀察使得【童磨】的招式都被看穿,於是,【童磨】揮起了扇子決定先砍掉【香奈呼】的雙眼。

對扇滑過之際,【香奈呼】立馬使用呼吸

【陸之型、渦桃】

【香奈呼】身體往後翻起並隨之旋轉,並將刀刃繼續衝向【童磨】

【童磨】對於此身體表示驚訝,並施放了血鬼術

【血鬼術、凍雲】

 

【香奈呼】摀住嘴吧並閉上眼睛,並跳開了現場,【童磨】也繼續追擊,並使用血鬼術

【血鬼術、蔓蓮華】

【香奈呼】掉入水中,並隨即回到橋上,【童磨】繼續開招,

【寒烈之白姬】

其招式召喚了2個冰雕像的女性,冰雕像吐出了大範圍的白冰,這使得【香奈呼】難以靠近。

正當【香奈呼】以為著地並想著可以喘口氣時,【童磨】的下一招接了上來,

【玄冬冰柱】

其招式是有許多冰錐從天而降,在即將砸到【香奈呼】時,【香奈呼】趕緊跳開以避免受到攻擊,此時【童磨】嘲諷地說道:

“你越跳越遠呢,不靠近點就砍步到脖子了哦。”

隨後,【童磨】消失在【香奈呼】的眼中,轉瞬間,【香奈呼】手上的刀突然不見了,【童磨】笑到:

“你看~你沒好好握緊,被我順走了。”

 

【童磨】將【香奈呼】的劍插在地上,並笑道快點來拿回來,【童磨】接著開始出招

【血鬼術、散蓮華】

其招式釋放了大量的細小冰的血,【香奈呼】沒有了刀,她透過視力去觀察,她去思考有甚麼辦法可以將受到的傷害降低,正當【香奈呼】發現來不及迴避時,

天花板開始破裂,

 

你以為像是【猗窩座】的敵人再次出現嗎?(那故事應該演不下去了)

 

不是,是最厲害的【豬隊友、嘴平伊之助】登場:

“伊之助大人從天而降拉~~!!!”

鬼滅之刃 伊之助

豬隊友使用了呼吸

【獸之呼吸、伍之型、狂牙綻裂】

將襲向【香奈呼】的攻擊,打散了,並解救了陷入困境的【香奈呼】。

 

豬隊友的參戰

豬隊友的介紹你可以參考這篇文章

鬼滅之刃 嘴平伊之助 豬隊友

豬隊友順著烏鴉的指引找到了這裡,並看了看他即將要面對的鬼

【上弦之貳、童磨】

並表示,

“只要我打敗你,我就能成為柱了,哇哈哈哈哈”

 

正當豬隊友興奮地想像自己成為柱時,他注意到旁邊的【香奈呼】,【香奈呼】滿身是傷,豬隊友很憂心,

因為他知道,【香奈呼】如果滿身是傷,就會被【忍】罵,【忍】絕對會大發雷霆,【香奈呼】很嚴肅地看著豬隊友,

豬隊友這時候才意識到,並說道:

“【忍】,戰死了嗎….”

 

而【童磨】插進了對話說道:

【怎麼會~~~並沒有哦,她會永遠活在我的體內。】

 

豬隊友聽到之後,想起了【忍】曾經溫柔地替她包紮傷口,還有一起約定的微笑…

 

豬隊友沉默了一會,轉頭對【童磨】說道

“咬殺你,渣仔”

豬隊友瞬間衝向【童磨】

【香奈呼】提醒豬隊友不要吸入招式,

豬隊友用了呼吸

【獸之呼吸、肆之牙、碎刃霏霏】

 

【童磨】表示真是雜亂的招式,並將對扇劃向豬隊友的脖子,

豬隊友仰身並將腳踢開朝他襲來的對扇,【童磨】表示:

“挖~好柔軟的身體喔,那顆腦袋是頭套吧,你…”

正當【童磨】要繼續說話時,他看到了豬隊友將原先順走【香奈呼】的刀還給了【香奈呼】,

豬隊友帥氣地【香奈呼】說:

“別再被搶走囉”

【童磨】相當不爽地衝向前說道,

“還真是快呢,我都沒注意到。”
並展開了攻擊,豬隊友擋下招式後,用他的踢擊踢向【童磨】的肚子並將他踢開。

 

正當【童磨】將對扇,砍向豬隊友的腳時,豬隊友立馬收腳,並衝向【童磨】,

【童磨】表示稱讚,並看著豬隊友,但豬隊友明明還沒到揮刀的攻擊範圍,但是他卻舉刀砍了過來,

正當【童磨】笑到這個距離根本不會傷到我時,【童磨】的雙眼被劃出一條線,

【童磨】相當驚訝,沒想到居然劃到了,他看了豬隊友,

豬隊友剛剛使用得招式為

【獸之呼吸、玖之牙、伸.蜿蜒綻裂】

其招式是豬隊友透過折斷自己的關節,並將自己的手加長距離,

正當【香奈呼】驚訝那這樣要怎麼接回去時,豬隊友恢復了,豬隊友說道

“可惡阿,我明明是砍向脖子,結果打偏了”

【香奈呼】非常非常驚訝,(畢竟在蝴蝶屋的時候,豬隊友是被【香奈呼】虐的)

 

而【童磨】對於豬隊友的亂七八糟感到有趣,豬隊友回應

“當然,我是伊之助大人,和那些普通的濫竽充數的傢伙…

可不是一個檔次。”

 

豬隊友的頭套瞬間消失了,【童磨】說道:

“阿,原來這真的是頭套”

豬隊友非常憤怒說,把頭套還給他,而【童磨】看到了豬隊友的臉之後表示,

“ㄝ…這張臉似乎似曾相似哦”

 

【童磨】表示自己見過豬隊友,儘管豬隊友一直否認,【童磨】將手插進腦袋,並開始回憶起之前的故事。

 

這部分的故事,可以參考以上這篇文章,豬隊友的故事,【豬隊友的母親、琴葉】

 

而後,豬隊友非常不爽地砍向【童磨】,【童磨】不悅的說道:

“要把別人的話聽完阿~~~”

隨之,豬隊友的胸上有了兩道血痕,【童磨】接著準備使用血鬼術,

此時【香奈呼】立馬將豬隊友帶離現場,並叫豬隊友冷靜(對你們這些豬隊友,不要再給我腦衝了。)

 

豬隊友曾經有遇過一個人對他唱歌,他原以為這個人是【忍】,

但【童磨】開始哼起他母親曾對她唱的歌,豬隊友意識到並不是【忍】,豬隊友承認了那段過往,他的母親是被【童磨】殺掉的。

 

【童磨】強調著

【我把琴葉連骨頭不勝地吃掉了,畢竟就算他回家也是遭他丈夫暴力,一個人也束手無策。】

【你的母親命相當苦呢,她有幸福過嗎?簡直是毫無人生的意義呢~。】

 

【香奈呼】非常憤怒地對【童磨】喊道

“給我閉嘴,你這個賤種。”

 

伊之助手握他的劍,憤恨地看向【童磨】說:
“把我母親和同伴殺掉的鬼,就在我的眼前,感謝你讓我回憶起那段經歷,光砍頭還不夠,我要讓你下地獄。”

 

【童磨】笑道

“這世上不存在所謂的天堂及地獄哦(這跟他的價值觀有關),那些都是人類自己虛構的故事哦,知道這是為什麼嗎?

現實中活得正直善良的人也會慘遭無情變故,惡人為非作歹,卻能逍遙度日,不勞而獲,天罰都是久盼無望,所以至少寬慰自己,惡人死後必下地獄,

否則,精神脆弱的人哪承受得了?我愈發覺得,人類真是可悲呢。”

 

豬隊友憤怒地對【童磨】說道:

“沒有的話,我造一個地獄給你,煩死人了,你這混帳。”

“不准把我母親說成那樣”

 

【童磨】使用了血鬼術

【凍雲】

其招式造成許多雲煙產生周遭空氣,並包圍著豬隊友,

豬隊友使用呼吸

【獸之呼吸、拾之牙、圓轉玄牙】

【童磨】表示:

“真希望能夠一直玩下去呢”

 

此刻,【香奈呼】從後面襲來,正當【香奈呼】要使用呼吸時,

【童磨】的揮擊將【香奈呼】打飛進池塘裡,並跳到了天花板上,豬隊友非常憤怒說道:

“給我滾下來,你害怕了嗎。”

 

【童磨】回答道

“真抱歉,畢竟【猗窩座】死了,不能再耗下去了。”

 

【童磨】施展了招式,

【結晶之御子】

其招式召喚出一個冰人偶,正當豬隊友嘲笑時,冰人偶使用了血鬼術,

【血鬼術、散蓮華】

其技能強度就與【童磨】一樣,【童磨】表示自己要離開了,而豬隊友正想阻止時,冰人偶攻擊了過來,【童磨】發現豬隊友也沒有吸入他的招式,這是為什麼?

冰人偶使用了

【寒烈之白姬】

豬隊友沒有猶豫地直直往後逃跑,這也讓【童磨】發現豬隊友的身體感官異常靈敏,

【童磨】暗自笑道,只要情報越多,之後便能更輕鬆的滅掉鬼殺隊的成員。

此刻【香奈呼】意識到【童磨】即將要離開了,

並非常著急,因為他必須設法絆住【童磨】在久一點。

此時【童磨】想到,不如再多放幾個,這樣就可以打倒那些在無限城其他的鬼殺隊成員,

畢竟再鬧下去,會被鬼王教訓的。

 

冰人偶持續的攻擊,這使得豬隊友完全無法靠近,他知道他在不往前,就會被【童磨】逃掉,豬隊友想要靠近,但卻又遭到攻擊,【香奈呼】說道

“伊之助,別急,冷靜一點,在堅持一會就好。”

【童磨】表示疑惑,為甚麼要在一會呢?

但【童磨】沒有多想,【童磨】雙手推向門,正當要打開門時,

 

【童磨】的臉部融化了,且眼球也順勢掉了下來,【童磨】表示震驚,

“ㄝ,為什麼會這樣?”

鬼滅之刃

【香奈呼】意識到機會來了,同時,【童磨】不解地跪在了地上,臉已融化的【童磨】看到了【忍】自信地笑容。

“上博客來購買鬼滅之刃”


【上弦之貳、童磨】與【栗花香奈呼與豬隊友】的決戰篇(後)

鬼滅之刃 胡蝶忍

時間回到開戰前,【忍】與【香奈呼】坐著並討論戰術,

【忍】對【香奈呼】說道:

“如果遇到殺死姊姊的【上弦之貳、童磨】,且能與【香奈呼】並肩作戰的話。”

“其首要條件為,我必須被鬼吞食死去。”

 

【香奈呼】表示震驚

“為什麼,一起戰鬥的話….,一定可以戰勝的..”

 

“請你捨棄這種天真的想法。”

【忍】嚴肅地對【香奈呼】說道,由於上弦的實力相當強大,至少需要3位柱才有辦法匹敵,:

“如果按照姊姊的情報,那個上弦之貳,似乎對吞食女性異常執著,並貪婪無厭。”

 

“體能高強,擁有優秀肉體的”柱”,如果又是(女)性的話,那他必定會吃。”

 

【香奈呼】非常害怕,他不希望這件事情發生,【忍】說道:

“現在我的身體全身上下,充斥著藤花的毒液。”

【香奈呼】正想說自己也可以卻被【忍】駁回了,【忍】說道

“首先要達到這個狀態需要一年的時間,並不斷攝取毒素,再來我是實驗的第一對象,也不知今後會有什麼副作用。”

 

“也不知道這樣的做法是否對鬼王及上弦有效。”

 

【忍】說道

“我的刀最多可以攝取50克的毒素,若將現在的我吞食,那隻鬼攝取的毒素將為三十七千課全部的體重,約為致死量的70倍。”

 

而且即便如此,就上是賠上性命的毒,也不一定能滅殺上弦的鬼,至少,主公大人不這麼認為,所以他提議我與鬼進行毒液的研究。

 

【忍】再次對【香奈呼】強調

“就算毒液發作,也千萬不大意,勢必一定要砍下脖子。”

【忍】答應【香奈呼】

“我一定會將鬼弱化,到時候【香奈呼】就直接將鬼的頭砍下。”

鬼滅之刃 童磨

時間拉回現在,【童磨】跪在地上瘋狂吐血,讓他撐在地面的手也被溶解了,

【童磨】表示要快點再生,而剛剛召喚的冰人偶,全都碎裂了,豬隊友震驚

“搞什麼,這是圈套嗎?”

 

【香奈呼】迅速移動並喊著

“不是,是師傅的毒奏效了,伊之助,一口氣解決掉他”

 

【香奈呼】明白,她絕對會遵照使命,絕對會將她的脖子斬斷。

“我絕對不會讓姐姐的犧牲白費的。”

【香奈呼】咬牙地衝向【童磨】

 

同時,豬隊友也齊力衝向【童磨】並說到

“滾黃泉路上去,你這腐爛的混蛋。”

 

而【童磨】揮了他的扇子

鬼滅之刃

召喚出一個超大的菩薩冰人偶,其手一劃下便將橋樑毀掉,並同時抓住了豬隊友,

【香奈呼】表示驚訝,

“都已經這種程度了,還可以弄出這麼強大的招式,但是如果現在就退卻的話,那麼就是給他回復的機會。”

 

“但若吸入術式,便會無法戰鬥,那這樣姊姊的犧牲會式白費的…。”

 

不對,【香奈呼】冷靜了下來,她仔細地看了【童磨】的術式,雖然術式範圍廣大,但其細度卻不如之前,【香奈呼】意識到時機到了,現在正是她使用”那招”的時候。

【香奈呼】的必殺

而”那招”,在開戰前

【忍】心疼地對【香奈呼】說

“如果你使用那招,那麼你就有可能失明”

 

眼球這個器官是非常脆弱的器官,因為其神經血管非常細小,超荷運作對眼球施加壓力,危險至極。

 

【香奈呼】心想

“為何要說這些話…,自己連性命犧牲都在所不惜,為何還要關心我的視力”

 

【忍】是多麼溫柔,多麼高尚的人啊

“我想守護她,拚上性命的守護她。”

 

鬼滅之刃 香奈呼

【香奈呼】使用了呼吸

【花之呼吸、終之型、彼岸朱眼】

其招式使【香奈呼】的動態視力提高到極限,周遭的物體運動將會遲緩,施於眼球的壓力,將會造成出血並使眼睛染紅。

 

【香奈呼】躲避了冰菩薩的攻擊,衝向坐在冰菩薩肩上的【童磨】,並順勢將刀揮向【童磨】的脖子,而正當刀已經抵在【童磨】的脖子時,冰菩薩吐了冰限制了【香奈呼】的行動,【香奈呼】的刀就正好停在【童磨】那腐爛的臉,【香奈呼】吶喊到

“上吧,上吧,能斬斷的,一定能斬斷的!!!”

鬼滅之刃

但是冰已擴散並限制了【香奈呼】的手腕,【香奈呼】無法再依靠自己的力量,砍下【童磨】的脖子。

 

這時候,帥奇的豬隊友拔起了雙刀,並使用了呼吸

【獸之呼吸、靈光一現、爆投烈展】

鬼滅之刃

豬隊友被冰菩薩的手限制住,而依照他的距離,他是無法砍掉【童磨】的頭的,但豬隊友並不是朝脖子砍向,而是朝著已被凍住的【香奈呼】的刀上。

豬隊友的雙刀的推進,將【香奈呼】已是凍結的刀刃,推進的砍掉了【童磨】的脖子,隨之,【童磨】腐爛的頭與身體分離。

 

【童磨】的術式(冰菩薩),隨著【童磨】的頭分開,並開始崩塌,此時【童磨】仍在想像到,或許自己可以向鬼王一樣,可以得到永生。

鬼滅之刃

而【童磨】的頭,掉落至地面,他意識到自己的身體無法復原,頭也漸漸在消逝,他知道他即將要死去。

而【童磨】一向對死亡沒有恐懼,也沒對戰敗有所不甘心

 

【童磨】回憶到,小時候他看見母親用刀瘋狂次向那個頻頻對女信徒出手的父親,甚至當母親精神失常,服毒自盡時也是,他甚至還希望父母別將房間弄亂。

【童磨】的腦中盡是這些,不曾有過悲傷又或是寂寞。

 

20歲的【童磨】成為了鬼,但人類的感情對他而言,終就是無關痛癢的幻覺。

 

此時,【忍】出現在【童磨】的記憶中,

【忍】捧著【童磨】的頭說道,

“太好了,你終於死了,這樣我也能安心離世了。”

鬼滅之刃 胡蝶忍

【童磨】回應道
“你是小忍,還是【香奈會】呢?”

 

【忍】笑著回應,你不用知道。

 

【童磨】表示

“那毒真的好強咧阿,傳遍全身前都沒有感覺到。”

 

【忍】回答道:

“恩…應該是吧,因為那是【珠世】小姐與我一起合力製作的。”

【忍】表示很不甘心,並說到

“如果可以,我真想用自製的毒葬送你,但我對這個結果相當滿意。”

 

【忍】理解,雖然鬼還是存在著,但【忍】相信,

“同伴中必定會有其他人完成使命的。”

 

此時,【童磨】表示奇妙,對他來說有種說不上的情緒湧上他的心頭,

他很高興地看著【忍】表示

 

“已經不存在的心臟如今卻不停跳躍,這就是所謂的戀愛吧?”

鬼滅之刃 童磨

“原來這種感覺真實存在,難道說天堂和地獄並非是虛構的,那~~小忍,我們一起下地獄吧~~”

【童磨】如此說道

鬼滅之刃 胡蝶忍

而【忍】笑著回答道

“你快點死吧,下三賤”

“上博客來購買鬼滅之刃”


戰鬥結束的豬隊友與【香奈呼】

鬼滅之刃 伊之助

時空拉回現實,豬隊友很開心地在【童磨】消逝的身體上踩踏,並說到

“報仇雪恨啦!!!!!!哇 哈哈哈哈哈”

 

而隨之,儘管豬隊友不停否認自己有母親,但豬隊友的內心仍忘不了,母親曾經對他的溫柔,

豬隊友坐倒在地並哭了起來。

 

 

而【香奈呼】滿身是血地在池塘中尋找著【忍】姐姐的紫色髮飾,她手握著【香奈惠】姊姊粉色且已經壞掉髮飾,而她的右眼幾乎失明了,但沒有長時間使用,所以不至於怎樣。

鬼滅之刃 香奈呼

【香奈呼】抱著【香奈會】姊姊的粉色髮飾說道

“對不起,姊姊,對不起,那時我沒能哭出來。”

 

【香奈呼】沒能在【香奈惠】姐姐的喪禮哭出來,

【香奈呼】在當下非常動搖,但是她沒能哭出來,

【香奈呼】當時全身冒汗,但是她流不出眼淚,

但大家都沒有責怪【香奈呼】,大家都很溫柔,所以她拼命在心中找藉口,

鬼滅之刃

因為【香奈呼】只要哭了,就會被拳打相向,又或是被押進水裡,如果不仔細察言觀色,就很有可能被打中要害,而隔天早晨就會有許多兄弟全身變得冰涼。

【香奈呼】一直都是這麼走過來的,一直都是忍著不哭,所以一時間【香奈呼】真的哭不出來。

鬼滅之刃 香奈呼

【香奈呼】對此感到非常非常抱歉,並說道

“姊姊,這次我幹得不錯吧,我做得很努力了吧?”

 

“就像姐姐說的那樣,好好珍惜同伴的話,同伴就會來幫我。”

 

【香奈呼】從池塘中撿起了紫色【忍】姐姐的髮飾,她將兩髮飾緊抱在胸前,並對一直沒能哭的自己感到抱歉。

鬼滅之刃 香奈呼

此時,兩雙手伸向了【香奈呼】,摸了【香奈呼】的頭並齊聲說道,

“你很努力了,【香奈呼】。”

 

鬼滅之刃 香奈呼

【香奈呼】雙手抱著兩個姐姐的髮飾,她看見了兩位姊姊在另一個有著櫻花紛飛的世界中,

開心地牽著彼此的手,笑著迎接著他們的父母,並齊聚了一堂。

鬼滅之刃 香奈呼

【香奈呼】將兩位姐姐的髮飾抱在懷中,

而這次,她內心滿溢的感情,不再壓抑,【香奈呼】流下了眼淚並哭了出來。

“上博客來購買鬼滅之刃”


【栗花香奈呼】的故事結論

鬼滅之刃

【香奈呼】在一個暴力的環境下成長,而這樣的環境使她學會隱藏自己的情緒,而這也使得她只懂得去遵照他人的指另,因為對她而言,遵從別人的指令,再遭也不會被欺負。

而對於【香奈惠】姊姊的死去,她沒能哭出來,那即是她那壓抑的心態,不允許她那麼做,她不知道在當下,對她來說,她到底該如何去表達自己的感受。

而面對【忍】姊姊的命令,她意識到自己必須發聲,但為了【忍】姊姊的報仇,她必須要達成【忍】姊姊的願望。

而最後,她成功地替她兩位姊姊報仇,並看見了兩位姊姊在另一個世界與家人相遇,此刻的她接受了她內心沉睡已久所謂的”感情”,那壓抑不住的情緒讓她流下了眼淚,並哭了出來。

【栗花落香奈呼】

內心滿溢的感情,不再壓抑。


如果你想看什麼題材或是動漫你也可以在下面留言或是透過社群媒體讓我知道。

Facebook :mrlanjplovetw

IG :mrlanjplovetw

Youtube :Mrlan 藍波

Twitter: morninglanpo

 

如果你喜歡鬼滅的相關商品

你可以透過以下網址到博客來尋找

https://mrlanjplove.com/kimetsunoyaibaonbooks

“上博客來購買鬼滅之刃”


▼ Copyright Issues ▼

The content on my website is only used for commentary and research. All rights belong to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If original creators have an issue with me posting these content. Please contact me through Facebook private messaging system or E-mail (support@mrlanjplove.com)

 

Facebooktwitterpinterestby feath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